400 653 9999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品牌故事 > 创始人故事

微信图片_20200913114727.jpg

老院长(焦起周、武桂兰)

多少年来,痨病 ( 结核 ) 一直是威胁人类生命健康的顽固性疾病,数不清的生灵被它那无形的罪恶魔爪残酷地扼杀。链霉素、雷米封等抗痨药物问世后,治疗肺结核的状况大有改观,但由其带来的毒副作用以及耐药菌的出现和蔓延,却没有得到很好地解决。痨病的阴影仍旧笼罩在人们头顶,使许多人谈痨色变。

当不计其数的结核病患者病愈后怀着感恩之心高高兴兴走出运城安国中医结核病医院的大门时,他们是否知道能够把自己从痨病的魔爪下甚至死亡边缘拉回来的那双无形的大手是哪位高人?而挽救他们生命的又是什么“神药”?

Image 008.jpg

继承人(焦最婵)

这得追溯到1962年,在关公故里山西运城,有个漂亮的姑娘叫武桂兰,16岁那年她不幸得了结核病,并且被病魔折磨得死去活来,在全家人走投无路之时,一个刚从太原学医回来的青年才俊焦起周受邀来到了她的病床前,用中药方子和自己熬制的膏药让她的病由重变轻,让已经没有生活勇气的桂兰姑娘看到了希望。两位年轻人,也在相互来往中建立了纯真的友谊,而当武桂兰的结核病彻底被焦起周的妙手治愈后,两个年轻人的心也渐渐走到了一起,瓜熟蒂落,焦武两人喜结良缘。

婚后小两口恩爱有加,夫唱妇随,武桂兰是“过来人”,深知患了结核病的况味,于是全身心跟随丈夫学习医术,她从零开始,勤学、 勤思、 勤问、苦钻,立志为全天下和自己一样饱受结核病折磨的兄弟姐妹解除痛苦。

Image 009.jpg

继承人(焦安国、卓欣运)

1966年,武桂兰在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产后大出血,引起淋巴结核、空洞肺结核,服用化学药物还出现了严重的肝损,早期肝硬化腹水,面临无药可救、生命岌岌可危。为了给妻子治病,焦起周本想把她送到省城的大医院,因当时正值文革动乱,只好放弃外出治病的念头,焦起周在投医无门的情况下, 痛下决心要用自己的医术再次把妻子从鬼门关拉回来,他不分昼夜查找资料、找病源,并在家传验方基础上,不断地调整配伍,添加新药,亲自上山采药、熬药,为妻子进行调治,在他的苦苦坚持下,妻子武桂兰涅槃重生,再次从死亡边缘走了回来。

武桂兰的结核病被自己家男人治好的消息不胫而走,附近和周边乡镇的结核病人纷纷前来求治,他们渴求生的欲望,让焦武二人为自己的一生做出重要决定,不论遇到多大的困难,不论有多大的阻力,一定要把中医治疗结核病的路子走下去,康复后的妻子也决心协助丈夫救治结核病人。

Image 010.jpg

携手走过20多个春秋,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焦武两人自己知道,虽然历尽坎坷,但在研究和治疗中获得了丰厚的经验和独特的药方,连自己也不曾想到多年后他们会成为对社会对抗痨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人。

随着就诊的增多,小诊所已远远不能满足患者的需求,为了方便患者,1986 年初,焦起周、武桂兰走出大山离开中条山腹地,来到交通便利的山西省运城市,在商业职工医院落下脚,接治四面八方的患者。焦起周和武桂兰果真不负众望,在实践中,他们的回生灵疗法不断完善提高,病人也越来越多。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经常可以听到他们的名字,看到他们的形象。1987年7月,焦、武两位结核病专家在运城市双桥路23号终于建立起自己的医院——山西运城安国中医结核病医院,稳稳当当地扎下根来,从事科研和防治结核病工作。不久他们的研究成果“回生灵疗法”被列入山西省科研项目,并先后获山西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中医药科技进步二等奖。

1599381258440448.jpg

山西省科技进步一等奖

1599381307670680.jpg

国家中医药科技进步二等奖

就在焦武两位结核病专家的事业发展到巅峰状态的时候,邪恶夺走了他们的生命。幸运的是他们的儿子焦安国、儿媳卓欣运、女儿焦最婵义不容辞地站出来,继承父母遗志,率员废墟上二次创业,在国内扛起了中医抗痨大旗 !

时代更迭,唯道不变。已经成立30多年的运城安国中医结核病医院,不断创新发展,继承先辈整体医学思想,逐步融入了现代营养医学、心身医学、自然医学等国际上先进的医疗保健理念,进一步充实、完善回生灵疗法,为在难治性结核病的治疗征程上举步维艰的患者开创了一条康复新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