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653 9999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诊疗故事 > 肺结核
比肺结核更可怕的是……
2021.03.05 肺结核 1068
分享到:

小马今年23岁,在北京餐饮行业做厨师,2019年11月14日单位体检发现肺部阴影,当时无咳嗽咳痰症状,后于大兴区结核病预防控制中心行痰化验,找见抗酸杆菌,确诊肺结核,遂停止工作。因无不适,未予以重视,也未用药。一个月后因咳嗽伴体乏,返回老家运城,就诊于安国结核病医院,经检查诊断:继发性肺结核,左上中肺,右上中下肺,且出现空洞。

微信图片_20210304084014.jpg

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小马先后五次在该院住院治疗,单第一次住院时间就长达5个多月。今年春节刚过,小马又准备出外打工,他担心就业时体检过不了关,来院复查已彻底好转,便兴高采烈地特意订做了两面锦旗,送给门诊科室和住院部的医护人员,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为什么小马的病这么难治?其病根的症结或者说“病因”在哪里?

梁大夫说:“小马第一次就诊时的情境仍令我记忆犹新,1米85的个子却瘦得像根高梁杆,佝偻着腰,熊猫眼,皮肤黑黑的没有光泽,说话中气不足,身上烟味很浓,年纪轻轻竟然无精打采,萎靡不振得像农村五六十岁的老汉一样,一看就知道长期熬夜和过度吸烟等不良生活习惯淘坏了身子。”

微信图片_20210304084019.jpg

裴大夫说:“起初住院部查房时小马总是蒙头大睡,手机就放在头跟前,准是夜里玩得很晚。医生询问时老是神情恍惚,语言很少,反应迟钝。吃饭不按时,不是垃圾食品,就是叫外卖,从不参加锻炼,也不出去晒晒太阳,多数时间‘葛优躺’卧在床上玩手机,活脱脱地像电影里旧社会的‘鸦片鬼’一样。病房中找不见人,多半是又跑到外边什么地方过烟瘾去了。不过,后两次住院好多了,原来的坏习惯改了不少。”

听着医生的数落,小马嘿嘿嘿地笑着说:“阿姨叔叔都是为我好,我父母经常对我恨铁不成钢,我和弟弟是双胞胎,弟弟参军五年了,在部队表现好立功授奖,既不沉迷手机又不吸烟喝酒,身体非常棒,还攒钱在城里卖了套房子。我却管不住自己,一个劲地往深渊里滑,住院期间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多亏你们的耐心教育和督导,我终于幡然醒悟,下决心彻底改正过去的坏毛病,这些不良习惯比肺结核更可怕,病情迁延和反复全因自己造作,恶性循环下去说不定会连命都要丢了呢!”

摄图网_500750246_手拿手机特写虚化(企业商用)(1).jpg

沉迷手机的危害很严重!正在疯狂地侵蚀着人们的精神和身体,就像毒品一样损害人们的健康,好多年轻人因此颈椎退化成了五十岁的老人的颈椎,加之诸多不良生活习惯,焉能不疾病缠身。

一则《百年间我们很相似》的微博爆红:百年前我们躺着吸鸦片,百年后我们躺着玩手机,姿态有着惊人的相似!今日的智能手机与当初的鸦片一样,残食着我们的热情与灵魂。微博配上老照片,同样的姿势,时光的转换,令人唏嘘不已。100你前,洋人用鸦片侵略中国,毒害了几代国人,一批批健康的人倒在了鸦片馆的鸦片床上,无力生产,无力生活,无力维护家庭,无力保卫国家,几个洋人抗着几支洋枪就把4亿国人制服了。现代虽没有吸食的鸦片,但人们却被手机这个现代化“鸦片”所侵蚀,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手机不离手,手不离手机。只要是有人的地方,都被手机占领。手机不是鸦片,胜似鸦片,是精神鸦片!

 手机毕竟只是一种工具,如果太依赖某种工具,只能说明我们无法主宰自己的灵魂。人的一生,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不足1/5,与其在手机中虚度,不如更好享受生活,珍爱生命。